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音像動美所5-6月展演活動-從劇終開始:三個牛俊強的影像結局
何謂三個牛俊強的影像結局?其一,若從影像的本質開始談起,《這裡的陽光很不一樣,》、《長生》皆在探討影像的本身即光線,人類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不管是自然光還是人造光,生活便與這些可見不可觸的電磁波息息相關,拍攝日光、眼白、牙齒、指甲的白色影像,在電視機上顯像只是帶有些許雜質的白光。連結到82張翻拍的二手照片,相片中反光物件上的光點和光滑相紙上的光點並存在一張張數位圖像上,透過快門按下的瞬間,兩個不同的時空一齊被閃光燈填滿,空間兩端的人們在短暫的光線裡相聚,將此跨越維度的浪漫想像擴及到動態影像,在《即使她們從未相見》當中,受訪女性們皆在對未曾謀面的女性進行描述的動作,透過「由光顯影的攝影機記錄下她們訴說一個個在光所構築出的平行時空裡的故事」的影像,來達到完成光線裡相聚的這一想像的樣貌。

其二,光照射物體後必會形成陰影,《當我和你老去》光影關係可以是之於鏡框內外、之於報導內容的虛實,也可以是之於電視畫面與在昏暗房中任憑螢幕光線映在臉上的觀眾自己,在資訊快速的時代,人們對於查證與深入了解失去耐心,而當新聞畫面中的女記者從事件的敘述者變成被關注的個體,透過即時連線,觀眾自身與女記者相互同時是注視者與被注視者,並且注視的當下所有電視與攝影機景框外的樣貌、人物的心理狀態等,都被光線鎖進了一段數分鐘的即時連線新聞畫面裡,這些即時連線的新聞片段在無人的空間持續放送,作為一個已逝的「當下狀態」的結局。

其三,創世紀一之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是什麼?神的外貌?神的感覺?《2018牛俊強個展》藉著對「盲」的詮釋,以影像紀錄藝術家在一空展場進行口述展覽,展場的三樣作品《The Hand of God》、《褪色的神像》和《無題》從思考東西方宗教神的形象與信仰的形式而來進而連結視障者對神性經驗的感受,觀眾則可以在影片中看見那三件作品的樣貌以及展場布置的過程,但進到真實展場,沒有任何作品,也沒有被遮擋的窗戶,「是安靜,但不是靜止的。祂在眼前,祂不在這。」一如從古至今,人因著光可以看見許多人事物,但這一切的造物主形象僅能透過想像後留下圖畫或文字流傳,神性經驗的不可視性讓一般人最能體驗到「盲」,在這著展場中需要透過影像去完成想像的現場,而展場成為影像的結局。

在開始介紹作品前,牛俊強老師講述自身到法國廊香教堂的經歷,柯比意的經典建築裡空間的切割、光影的交疊,蘊含著這位建築大師對神性經驗的詮釋,也影響了《2018牛俊強個展》,但不管是神性經驗,還是光作為影像的本質,牛俊強老師在這次的講座所收錄的作品展現他如何藉由影像來達成想像的目的,那些虛無飄渺的事被解構、重組再融入建築專業與生活經驗在影像中,讓人去思考影像作為某種目的的更多可能性。


撰稿人:陳奕秀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