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Recent

數據載入中...
108學年度 音像動美所11-12月展演活動-由《看無風景》帶觀眾進入過往回憶,詹博鈞導演運用紙筆繪製與觀眾的共同語彙
「啊~~~啊~~~」房內總是在清晨時傳來非常難聽的鬧鐘聲,讓人聽了幾聲就急忙想幫忙關掉,這是博鈞每天早晨讓自己清醒的的聲音。
博鈞於104年入學,記得他曾跟我說,他非常珍惜在研究所的時光,課堂上努力地吸收每位老師們的教導精華,細細地寫下厚厚的筆記,課餘時間往圖書館借書、租片,為的就是要補足自己與別人相比之下,晚開始踏入動畫領域的時間。
之前與博鈞談起為什麼會選擇來讀臺南藝術大學?為什麼會選擇這裡的動畫研究所呢?博鈞對於這類的問題總是笑笑地回答我,他認為南藝的師資與環境能夠教會他如何寫下自己的故事;如何呈現自己所喜歡的畫面,不是為了模仿,而是找出自己內在的自我風格。這就是他為什麼會選擇南藝大的動美所,而他也完全沒有辜負自己當初的選擇以及老師們對他的期待。
《看無風景》是博鈞在研究所時期所學的集大成,在此片之前有尚未廣泛公開的《Being》、《文具迴想曲》、《電傳托邦》以及《外婆的香菇粥》。而《電傳托邦》是由父親已經回不去老家惆悵,藉由網路的發達使用Google map回憶過往,在這趟回憶的旅程中,博鈞意識到父親對於老家的情感,也對於父親的往事感到不捨,而提煉出《看無風景》的故事主線。
《看無風景》藉由父親的故事,以博鈞的視角來帶觀眾進入這個回憶的隧道。他常說「作品的呈現,不是理性上的理解或不理解,而是希望觀眾透過作品能夠跟自身經驗有所呼應,進而拉近與觀眾的距離。」而我,也親身的感受到觀眾給予博鈞的回饋,在影展映後座談時,有觀眾拿著麥克風,聲音些微顫抖的告訴了博鈞自己也有相似的經驗,他跟著這部影片哭了,也謝謝博鈞帶給他這一部影片。
10/1那天,還在服兵役的博鈞,下班後拿著手機在螢幕前面守著第56屆金馬獎入圍記者會,看到《看無風景》被投螢幕投射出來的瞬間,他開心地尖叫起來,急忙的告訴老師與家人,金馬獎的入圍,更給了博鈞自信。而在11/17時,在南方影展獲得了首獎,這也是南方影展開始19年以來首次將首獎獎項頒給動畫類,很感謝及感動所有類別的評審一致認同《看無風景》,讓這部片有了很好的經歷。
詹博鈞於2019年暑假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動畫藝術組。《看無風景》為他的畢業製作作品,由林巧芳老師的帶領下,他一步一步的運用紙筆繪製與觀眾的共同語彙。

《看無風景》目前的獲獎紀錄(未來將會持續增加)
第56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入圍
2019南方影展-動畫類入圍-南方首獎
2019高雄電影節-國際組短片競賽入圍、台灣組短片競賽入圍
2019第九屆關渡國際動畫節-台灣競賽組入圍、一般競賽組入圍
2019第十四屆李國鼎KT科藝獎-數位動畫組入圍_實驗創新獎
2019 世安美學獎-世安藝術創作贊助-音像藝術類
2020第42屆金穗獎-學生作品-最佳動畫片獎入圍
2020第25屆ifva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動畫組入圍

撰稿人 楊宜寧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